FanPost

[zh_TW] 拿小胖和不愛他的老爸 (translation of Mike Napoli and The Father Who Wouldn't Love him)

This is a traditional Chinese translation of Suboptimal's epic, heart warming tale about a baseball team in anytown. A friend of mine from a text-based bulletin "ptt" of Taiwan contributed to the translation. I thank him for allowing me to share it here.

Mike Napoli and The Father Who Wouldn't Love him - by Suboptimal

 

[翻譯] 拿小胖和不愛他的老爸 - Translated by Fitzwilliam (Out of touch) @ ptt.cc

 

這不是一篇典型的部落格貼文。

 

起先我只是想討論天使隊捕手的現況。然後我發現,我沒辦法一本正經討論這個問題。我想說的是,我們老早就跨越了最荒謬那一點;關於Jeff Mathis和Mike Napoli,還有什麼是這個網站上的諷刺性寓言沒法說得再好的?

 

於是我寫了一篇兒童文學故事。把它讀給你的孩子聽吧。要是你沒有孩子,就去找個小孩讀給他聽。這是一個溫暖人心而又具有珍貴道德價值的童話。它既風趣又誠懇,還富有教育意義。它可以教導孩子們棒球知識,還可以教文法和生字,但最重要的是,它會讓孩子們懂得人生是不公平的。

 

其實我上週就把大半篇寫好了,在上週末放棄名單失控之前。現在重看一遍感覺不免詭異。這究竟是反諷,還是預言?

 

不管怎麼說,寫完這篇之後我就不再寫天使隊的捕手。但這匹奄奄一息的馬還需要打上一鞭子。再來都是馬後炮了。

 

http://tinyurl.com/28ljf8d

(圖說)大麥克:傑夫,點的好。把拔抱一個。

 

小麥克:我的全壘打也可以抱抱嗎?

 

大麥克:不行。你給防守球員的壓力不如你哥哥。

 

 

拿小胖與不愛他的老爸

 

S. Optimal作品,適合六到八歲兒童閱讀

 

 

 

(本文純屬虛構。與任何生者及死者雷同皆屬巧合,或純屬笑果。)

 

 

 

第一章

 

安妮鎮 (Anytown)少棒聯盟裡所有的孩子都想為大麥克打球。每個人都認為他是最佳教練。他的球隊在更高等的聯盟裡比賽,總是打得很好,贏很多場球。他對自己的選手總是說好話。他是最棒的教練。

 

大麥克有兩個兒子。傑夫(Jeff)是哥哥,高大又靈活。人們從他很小的時候就對他讚不絕口。每個人都認為他會是很厲害的棒球選手。他想和他爸爸大麥克一樣當捕手。

 

小麥克是弟弟。其他小孩叫他麥基 (Mikey)。他矮矮胖胖。人們在他小的時候就沒那麼稱讚他了。他們忙著讚美他哥哥傑夫。麥基也想和爸爸、哥哥一樣當捕手。

 

在傑夫和麥基年紀還太小,不能打高等聯盟的時候,他們都得先打兒童聯盟。每個人都認為傑夫比麥基更強。他看來就像個好捕手,比其他孩子長得更高,速度也更快。他穿著球衣實在很漂亮。大麥克把大兒子叫做「頂尖的」(premium) 。麥基總是想不通「頂尖」是什麼意思。

 

小麥克看來不像一個好球員。他比其他孩子矮,速度也更慢。所以麥基努力成為一位好打者。他非常會挑對的球打。因為他長得強壯,他還能把球打好遠好遠。他是個很棒的打者。他不擅長當捕手,但他的打擊比其他捕手都強。

 

大麥克花了很多心思在傑夫身上。傑夫和爸爸常常練傳接球。但傑夫的打擊不如麥基。傑夫根本不擅長打擊。大麥克把在高等聯盟教球的時間也撥出來教傑夫。人們還是繼續讚美傑夫,說他「有進步空間」(developing)。麥基總是想不通「有進步空間」是什麼意思。

 

大麥克不太注意小麥克。小麥克想讓爸爸看看他的打擊有多強。他用盡力氣想要吸引爸爸的目光。可是麥基總是失望,因為大麥克只想和傑夫練傳接球而不跟他練。有時候麥基傷心得都快哭了。

 

「為什麼你從來不跟我練傳接球?」麥基會說:「你都只跟傑夫練。」

 

「因為你哥哥是運動選手。」大麥克告訴兒子:「他有運動天份。」

 

「但我是強打者!」麥基強忍住眼淚大吼回去:「我這麼辛苦練習,就是想讓你高興!」

 

「傑夫總有一天會成為明星。」大麥克總是這麼說:「他是頂尖的。」

 

「把拔,『頂尖』是什麼意思?」

 

「不要頂嘴,回你房間去!」麥基不想讓爸爸看到他哭,所以總是等到只剩自己一個人,才不停飲泣。

 

第二章

 

傑夫比麥基更早到高等聯盟打球。他打得很爛。但大麥克想要他兒子成為明星。就算他兒子棒球打得很爛,他還是讓他上場。

 

亞瑟先生(Mr. Arthur)經營高等聯盟,大麥克得聽他的話。亞瑟先生說,傑夫打得太爛了,得回到兒童聯盟去。大麥克聽了很生氣,但也只能照亞瑟先生說的做。

 

小麥克代替了哥哥在球隊裡的位置。他非常興奮。他很高興能有個機會讓爸爸看看他的打擊有多棒。他的打擊很棒。他打了好多支全壘打。他比全隊所有人更會打全壘打。

 

可是大麥克對他的兒子不高興。他對麥基說,他的打擊率太低。他對麥基說,他被三振太多次。麥基說,他能用保送和全壘打來彌補。可是大麥克對他兒子說,他只會「在壘包上擋路」。麥基總是想不通「在壘包上擋路」是什麼意思。

 

大麥克對於小麥克把人們對傑夫的關注給搶走感到很火大。但亞瑟先生命令大麥克讓小麥克留在高等聯盟。傑夫得繼續待在兒童聯盟,直到他有進步為止。但他並沒有進步。他還是打不好棒球。大麥克想到一個辦法。

 

隊上的另一位捕手名叫喬伊(Joey)。有一天,大麥克對喬伊說,下一場比賽要在另一個球場舉行。喬伊的媽媽開車帶他去了錯的球場,由於喬伊無法準時到達,傑夫得代替他上場。當喬伊終於到達對的球場,大麥克告訴他,他遲到了,以後不讓他再上場。喬伊哭個不停,但大麥克要他去別隊打球。喬伊只好加入那個充滿流氓惡霸,人人都討厭的球隊。

 

大麥克很高興看到傑夫能再回到高等聯盟打球。他棒球打得很爛,但每個人還是相信他會成為明星。小麥克很難過。他想讓爸爸開心,但爸爸眼裡只有傑夫。大麥克每場比賽結束後都留下來和傑夫練傳接球練很晚,小麥克也會戴上手套站上草皮,等著大麥克傳球給他。但球從來沒傳給他過。

 

第三章

 

有一天,麥基受了重傷,必須住院一陣子。當他回家時,發現傑夫搬進了他的房間。他所有的搖滾樂海報都被拿掉了,所有的重金屬唱片也都不見了。房間被改裝得像穀倉,傑夫在音響裡放鄉村音樂,非常吵。

 

麥基去找他爸爸。他問:「傑夫在我房間裡幹什麼?」他非常生氣。

 

「那是他的房間了。」大麥克說:「我把房間給他了。」

 

麥基問:「那我要睡哪裡?」

 

大麥克說:「去睡地下室的躺椅。」

 

「可是傑夫已經有自己的房間了。不公平!」

 

「他需要你的房間練習。他總有一天會成為明星。」

 

麥基大吼;「你什麼都給了傑夫!」他用力忍住眼淚。「你和他練傳接球,和他練打擊,還買練習器材給他。你從來沒為我買過任何東西。」

 

「不要忘恩負義了。就算你上了壘只能擋路,我還是讓你在隊上打球。可是你既然敢跟我頂嘴,我就要給傑夫更多上場機會。他是最頂尖的。」

 

「但我是強棒!我比傑夫更會打!!」

 

「你哥哥只是在低潮。但他會調整好。他總有一天會是明星。」

 

「把拔,什麼叫做『會調整好』?」

 

「不要再跟我頂嘴!回你房間去,我得幫傑夫練走位。」

 

「可是把拔,我沒有房間了!」

 

「我叫你不要再跟我頂嘴!從現在開始你被禁賽了!」

 

麥基跑到地下室的躺椅上,不停的哭

 

http://tinyurl.com/2a5npe7

 

(圖說)小麥克:噢!不要再抓我了,傑夫!我的午餐錢都給了你朋友了!

 

(兄弟情仇史詩的續篇。)

 

第四章

 

傑夫打了很多場比賽,但他還是很糟糕。他是高等聯盟裡最爛的打者之一。他甚至連捕手都當不好。他的臂力很弱,有時還會把球傳到沒人的地方去。其他球員都取笑他。

 

人們不再說傑夫會成為明星了。他們覺得他應該乾脆放棄棒球。他們覺得也許他可以打好美式足球。他還是有「運動天份」。

 

有一天,麥基聽到爸爸和亞瑟先生在吵架。他們在吵傑夫和小麥克的事。亞瑟先生認為傑夫的棒球打得太爛。他認為小麥克應該更常上場。他打了好多全壘打,也得到好多次保送。

 

可是大麥克一直說傑夫是「頂尖的」。他說小麥克被三振太多次。他說小麥克很差,因為他無法「壓迫防守球員」。麥基總是想不通「壓迫防守球員」是什麼意思。

 

亞瑟先生告訴大麥克,傑夫被三振的數量比小麥克更多。他告訴大麥克,傑夫的打擊率是高等聯盟最差的。他也對他說,傑夫當捕手也沒當得比小麥克更好。亞瑟先生說,大麥克應該給小麥克更多上場機會。

 

亞瑟先生讓大麥克同意給小麥克蹲更多場捕手。有時麥基甚至還能在沒輪到他蹲捕的時候打擊。麥基很開心。他只想讓爸爸高興。他想讓爸爸愛他和愛傑夫一樣。

 

「我要讓你為我驕傲!」小麥克對他爸爸說:「我要幫球隊很多忙。」

 

「別傻了。」大麥克皺著眉頭說:「你不會製造得分。」

 

「可是把拔,你都把我排在最後幾棒。你讓我在艾力克(Eric)和霍華(Howard)後面打,他們都上不了壘。」真的是這樣。「沒人在壘上我是要怎麼製造得分」

 

「得分製造者總有辦法製造得分。所以他們才被叫做得分製造者。他們製造得分。」

 

「把拔,這沒道理啊。」小麥克被搞糊塗了。「我不是打了很多全壘打?」

 

「都是陽春炮。」

 

「可是艾力克和霍華一天到晚滾地球出局!我打擊的時候壘上都沒人!」

 

「所以你不是個得分製造者。」大麥克說:「去跑幾圈。我要幫傑夫找回揮棒。」

 

「我不懂。」小麥克說:「他把揮棒掉在哪兒了嗎?」

 

「別跟我耍花招!現在開始跑!」

 

第五章

 

有一天,肯尼(Kenny)在摸魚時弄斷了腿。他把本壘板當成彈簧床了。但本壘板偏偏不是。不幸的是,肯尼是全隊最強悍的打者,他是一壘手。隊上沒有其他人能守一壘了。小麥克自願接手。

 

「我做得到!」麥基熱情地呼喊。他很興奮自己能做點事幫助球隊。他想要爸爸為他驕傲。「我可以當好一壘手!」

 

「你?」大麥克說:「別傻了。」可是沒有其他人自願。「好吧,我想這可以帶給你哥哥更多蹲捕的機會。他的CERA是頂尖的。」

 

「把拔,什麼是CERA?」

 

「意思是他可以讓投手表現更好。」

 

「可是把拔,你又怎麼知道?」麥基問:「傑夫都只跟好投手搭檔。你總是要我去跟崔佛(Trevor)和史考弟(Scotty)搭檔,但大家都說他們投得很差。」史考弟一臉快哭了的樣子。「好啦,史考弟以前很不錯。」

 

「那是因為傑夫很會配球。他能讓投手投得更好。」

 

「所以你幹嘛不乾脆讓傑夫和表現差的投手搭配,好讓他們也變強?」

 

「跟你說過多少次不要對我頂嘴?」大麥克很生氣。「去拿個一壘手手套。我要去稱讚你哥哥配球配得好。」

 

「那不都是你配的嗎,把拔?」

 

「照我說的話做!」

 

麥基去守一壘了。他從來沒守過一壘,但他守得還不錯。傑夫幾乎每場比賽都蹲捕。但他的表現比以前更爛。傑夫的表現差到連亞瑟先生都告訴大麥克,要他讓傑夫的表弟巴比(Bobby)多打幾場。這讓大麥克非常火大。

 

但是大麥克不是對傑夫,而是對麥基發脾氣。他告訴麥基這一切都是他的錯。他說,要是麥基不去守一壘,巴比就不會取代麥基的捕手位置,傑夫也就不會把上場機會輸給巴比了。麥基覺得這一點都不合理,但他用盡力氣去理解。

 

然後有一天,麥基聽到爸爸說要讓強尼(Johnny)取代他守一壘。他甚至聽到爸爸說了強尼很多好話。這讓麥基又生氣又傷心,他是這麼努力想讓爸爸開心。他不想在爸爸面前哭,但他再也忍不住了。

 

「為什麼?」麥基哭了。「強尼又不會打擊,他甚至沒守過一壘!」

 

「別這麼愛哭。」麥基的爸爸十分嚴厲:「你也沒守過一壘。」

 

「霍華和那個來這兒渡週末的胖小孩也沒守過。但你也用他們而不用我!」

 

「你現在讓我很難堪。不要讓你爸爸沒面子。」

 

「那白蘭蒂(Brandy)呢?她是個女孩子,你有時還讓她守一壘。」

 

「懂事一點。女孩子又不長蝨子。」大麥克說:「再說,白蘭蒂的打擊在這個年紀的女孩算很好了。」

 

「可是為什麼?」麥基又哭了。「我這麼努力想讓你開心。我還要怎麼做才夠?我已經是全隊最好的打者了。我打的全壘打比別人都多!」麥基的眼淚再也忍不住掉了下來。「我只想要你愛我,但你就只愛傑夫!」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大麥克說:「你哥哥才是最頂尖的。」

 

「但這不公平!」麥基大吼。他不再等他爸爸回話,就這樣跑開。他跑到看台下的藏身處裡。他在打出全壘打的那些比賽之後都躲到這裡哭。大麥克從來不曾注意他打了全壘打,這總是讓他難過的想哭。但他現在更加傷心。這是他一生中最悲傷的時候。他沒完沒了的哭個不停,但一點也不覺得好過。

 

http://tinyurl.com/2ebqlyb

 

(圖說)傑夫:別還手,麥基,不然我就告訴爸爸!

 

(我們這一代人氣最旺童話故事的精彩大結局,請勿錯過!)

 

第六章

 

「拿去吧,小朋友。」

 

麥基抬頭看。他眼中滿滿的淚水讓他什麼都看不見。他感覺有人把一塊布塞進他手裡。是一條手帕。他用它擦乾眼淚。

 

麥基看見一個男人跪在他面前。這人穿著一件花俏的上衣,髮型也很花俏。他見過這個人。他是高等聯盟另一支球隊的教練。那是鎮上的有錢人家組成的。那些去看小孩打球的有錢家長都很粗鄙。他們都戴著粉紅色帽子,大聲宣揚自己是世界最棒的家長。

 

「你好,先生。」麥基說。他不太確定自己能不能信任這個人。

 

「叫我法蘭克(Frank)吧。」這人說。他看來很和善。

 

「嗨,法蘭克。」

 

「嘿,小朋友,你聽我說,」法蘭克說:「我看過你打球。我覺得你很棒。」

 

「不,你才不會。」麥克擤著鼻子說:「沒人認為我很棒。」

 

「不對。」法蘭克搖頭:「我認為你很棒。很多人都這麼認為。」

 

「我爸爸不認為我很棒。他說我不是得分製造者。」

 

「那也不對。」法蘭克說:「你打瑞基(Reggie)前一棒。他打球的力道不夠,所以其他投手都不投好球給你打。因為他們怕你。」

 

「瑞基是我的朋友,但他身體有病。他的雙手生來就沒有肌肉。」

 

「我明白。」法蘭克對麥基說:「這不是他的錯。這也不是你的錯。」

 

「但那不重要。」麥基又揉揉眼睛。「我爸爸都不讓我上場。」

 

「嗯,你知道嗎,我一直在想,」這人把手放在麥基肩上。「也許你可以來為我們打球。」

 

「怎麼去?」麥基驚訝的問。

 

「我和亞瑟先生談過,也許他可以讓你來為我們打球。他為你感到難過,也知道我們很想要你來為我們打球。我們真的很想。我向你保證。」

 

「這樣可以嗎?」

 

「當然可以。我們只要讓你爸爸的球隊收下我們的一位球員就好。」

 

「能甩掉我他一定很開心。」麥基抽著鼻子說。「他可能連那個球員都不想要。他已經有傑夫、艾力克、霍華、亞伯特(Albert)和凱文(Kevin)了。他還有白蘭蒂,但她是女孩子。」

 

「這樣我們就可以省下更多球員了。我們會變得很強。我們要讓你爸爸後悔他當初對你這麼壞。」

 

「我不想這樣。」麥基把手帕還給法蘭克。「我還是愛他。他是我爸。」

 

「來吧。」法蘭克招呼麥基從看台下的藏身處出來。他出來了。他們一起走進球場。「你看見了嗎?」

 

那是大麥克。他正在額外餵球給傑夫練習打擊。傑夫一直揮空棒。當他好不容易碰到球,都打成沖天炮。其他小孩都在笑他們。但大麥克一直告訴傑夫要調整過來,找回揮棒,有一天他會成為明星。

 

「那就是傑夫。」麥基說:「他棒球打得很差。」

 

「你爸爸看起來像是很快就要放棄他了嗎?」

 

「我想不會。」

 

「那是因為你爸爸愛傑夫比愛你更多。」法蘭克說:「永遠改變不了的。」

 

麥基又想哭了。他看著大麥克投出另一球。傑夫揮得這麼用力,整個人空轉一圈跌倒在地上。其他小孩嘲笑他。但大麥克只是對他說,他需要更放鬆,在打擊區裡好好找到節奏。

 

 

「你知道,」法蘭克說:「我一直都搞不懂『在打擊區裡好好找到節奏』是什麼意思。」

 

傑夫和大麥克在一起看來很快樂。麥基希望有一天也能那樣快樂。

 

「或許你是對的。」麥基輕聲說:「也許我離開這裡之後,一切都會好很多。」

 

「我去告訴亞瑟先生。」法蘭克說。他從外套下抽出一樣東西。「現在,我想先給你這個。」一頂粉紅色棒球帽。「祝你好運。」

 

「嘔。」麥基拒絕了。「那是給女孩子的。」

 

「這個嘛,也許你可以送給別人。」法蘭克說:「一個最特別的人。你知道的,就當禮物吧。」

 

麥基想了一會兒。他向打擊網籠看去,看到白蘭蒂揮著她的威浮球棒。他對白蘭蒂開始有了微妙的感覺。有時白蘭蒂在場會讓他覺得很不安。有時他也會做些關於她的擾人的夢,就好像他們在跳舞,或是玩摔角。麥基不確定那是什麼,但他覺得以前曾在電視上看過。

 

「哦,」麥基回答。他小心翼翼抓著棒球帽,就像孩子們抓著黏答答的蜥蝪尾巴那樣。他仔細的看。沒有看到蝨子。

 

「不要告訴別人。」法蘭克悄聲說。「這頂帽子是我們球隊勝利的秘方。也是我們勝利的秘方。」他把手指放在嘴唇上。「我把這個天大的秘密託付給你,因為我喜歡你。」

 

麥基微笑著。「我很會保密的!」他把帽子摺起來,藏在球衣下。「謝謝你,法蘭克。」

 

「記得我們剛才說的話。」法蘭克又把手放在麥基的肩上。「你再也不用難過了。」他轉身走開。

 

「可是,法蘭克,」麥基突然問:「如果我為你們打球,大麥克還是我爸嗎?」

 

法蘭克又回頭了。他半晌無語。最後終於說了:「你不知道法律怎麼規定嗎?」

 

麥基倒抽一口氣。法律聽起來很嚇人。他不想惹上什麼麻煩。「什麼法律?」

 

「法律規定,要是你爸爸不愛你,過幾年以後你就得找個新爸爸。」

 

「可是大麥克是我爸爸!」麥基大叫。「誰要當我的新爸爸?」

 

「你得自己選。」法蘭克說:「我希望你可以選我。」

 

 

「但我甚至不認識你。你是個陌生人。」

 

法蘭克確認一下他花俏的髮型沒有亂掉。然後他說:「我知道我現在是個陌生人,但不會永遠都是。你知道我住哪兒嗎?」

 

「不知道。」

 

「我住在東區。你知道的,鎮上最富有的地方。」法蘭克又在麥基面前跪下:「你可以來和我一起住在鎮上最富有的地方。你會得到許多好東西,被許多人注意到。東區的人們都愛談他們自己,我敢打賭,他們也會很想談論你。」法蘭克向打擊網籠的方向看去。「誰知道呢?也許有一天你也會讓一位特別的小姐印象深刻。」

 

麥基也轉頭向打擊網籠看去。白蘭蒂看見他們的眼光。她微笑著向麥基揮手。麥基覺得尷尬。他怯生生地露齒而笑。

 

法蘭克起身。他對麥基說:「好好想想我說的話。」然後他轉身走開。

 

麥基目送法蘭克走出球場。他感到困惑。他愛他的爸爸大麥克,不想離開他;但在內心深處,他也明白大麥克不可能同樣的愛他。這讓麥基很不高興。他不想永遠都不快樂。但他還是希望法蘭克說錯了。他期待總有一天大麥克會注意到他。他期待大麥克對他說愛他。

 

法蘭克走後,麥基轉過身來,又看見傑夫和他們的爸爸練傳接球。他們完全沒看小麥克一眼。他們歡笑著,即使傑夫總是把球丟過大麥克頭上20呎高。小麥克抓起手套,跑向傑夫和他們的爸爸練傳接球的草皮上。麥基仔細看著他們。他張開手套,等球傳過來。他等著他們的爸爸傳球給他。

 

但球從來沒有傳過來。

 

(終)

 

 

投票:州政府授權的閱讀測驗。以下哪一項最貼近故事主旨?

 

(A) 小麥克在壘上擋路。

(B) 傑夫會調整過來。

(C) 大麥克是好爸爸。

(D) 艾力克和霍華一直都在壘上。

(E) 法蘭克提出了俗語所謂「與魔鬼的交易」,這一無所不在的文學譬喻或許以歌德

的十九世紀日耳曼浪漫主義巨作中,浮士德與梅菲斯特的交易而家喻戶曉。

This Fan-Post is authored by an independent fan. Tell us what you think and how you feel.

X
Log In Sign Up

forgot?
Log In Sign Up

Forgot password?

We'll email you a reset link.

If you signed up using a 3rd party account like Facebook or Twitter, please login with it instead.

Forgot password?

Try another email?

Almost done,

Join Halos Heaven

You must be a member of Halos Heaven to participate.

We have our own Community Guidelines at Halos Heaven. You should read them.

Join Halos Heaven

You must be a member of Halos Heaven to participate.

We have our own Community Guidelines at Halos Heaven. You should read them.

Spinner

Authenticating

Great!

Choose an available username to complete sign up.

In order to provide our users with a better overall experience, we ask for more information from Facebook when using it to login so that we can learn more about our audience and provide you with the best possible experience. We do not store specific user data and the sharing of it is not required to login with Facebook.

tracking_pixel_9351_tracker